祖逖中流击楫

西晋末年,“八王之乱”爆发,羯族石勒和匈奴族刘聪利用这个机会进攻中原,使得中国北方陷入到四分五裂的境地之中。祖逖忧国忧民,与好友刘琨一起发奋读书,希望有朝一日能够北伐恢复中原。
 
公元311年,洛阳被刘曜攻陷,晋怀帝成了俘虏,中原各处战火纷飞,中原的百姓为了躲避战争,纷纷向南迁移。祖逖想要去战场上奋勇杀敌,但没有掌握兵权,所以无法抵御敌人的入侵。于是,他便带着家属与乡亲们一起到南方躲避灾祸。一路之上,他非常热心地照顾别人,主动维持秩序,看到年老体弱的人,就主动把自己的马让给出来,看到有困难的百姓,他又把自己的衣服、粮食、药物拿出来与此众人分享。由于祖逖一路上为大家提供了很多帮助,而且很有谋略,所以大家一致推举他担任“行主”,也就是逃难队伍的首领。祖逖带着这支逃难的队伍,顺利地来到了京口(今江苏镇江),并在那里安定下来。虽然逃到了南方,但是祖逖抵御外族入侵,恢复中原的志向从未改变过。为了能够在时机成熟时恢复中原,他挑选出难民中的青壮年,把他们组织在一起练武。祖逖的这个举动使得附近从北方逃到南方的难民纷纷投靠他,一些想要恢复中原的爱国人士纷纷参加他的部队。于是,他手下的士兵越来越多,很快就达到了几百人。琅邪王司马睿看到祖逖的势力不断壮大后,便拉拢他,把他封为军咨祭酒。身在江南的祖逖时刻不忘中原,上任不久后就多次向司马睿请求挥师北伐,却始终没有得到回应。
 
清明节时,王导对东晋很多南渡的官员提到了恢复中原一事,这让那些官员深有感触。他们纷纷向晋元帝上书,请求晋元帝出兵北伐。祖逖知道这件事后非常高兴,他赶到建康,与其他南渡官员一起向晋元帝请战。
 
祖逖在给司马睿的奏折中写道:“八王”之乱给了胡人以可乘之机,让他们夺得了中原。现在,北方的百姓正处在水深火热之中,他们都想要赶走胡人,恢复中原。因此,只要皇上能够下旨北伐,我们这些人愿意马上带领兵将向中原挺进,北方的百姓也一定会配合我们,与我们并肩作战,一起消灭胡人。那样的话,恢复中原的目标很快就能实现。
 
晋元帝只希望在江南安安稳稳地当皇帝,并没有收复中原的志向。况且,东晋政权又刚刚建立起来,如果贸然出兵,会消耗国力,以敌人以可乘之机,因此,他总是采取拖延的方式,不理睬祖逖等人。
 
虽然多次上书没有收到成效,但是祖逖北伐恢复中原的决心从来没有动摇过。他继续向晋元帝上书。晋元帝看到祖逖一而再再而三地上书,而且态度非常诚恳,就采用敷衍的办法,把他封为奋威将军、豫州刺史。晋元帝虽然封了祖逖官职,但并没有拨给他武器和人马,只象征性地给了他三千匹布和一千人的口粮。
 
祖逖非常重视这个有名无实的职位,他领到圣旨后立即由建康返回京口。那里的百姓得知祖逖要北伐的消息后,纷纷前去投靠他。祖逖对这些人进行收编、整顿,他的部队一下子从几百人扩大到数千人。不久后,他又购买了十几条大船,为北伐做好了准备。
 
公元313年秋,祖逖率领自己组织起来的部队,横渡长江北上。京口的百姓纷纷赶到江边为他们送行。祖逖已经五十多岁了,但是仍然精力充沛。他穿着战袍,佩带着宝剑,站在战船上向百姓们道别。随着战船向前行驶,岸上的百姓不断地向后退去。当船行驶到江心的时候,祖逖看着不断向前奔流的江水,心情非常激动。他走到船头,抬头仰望苍天,手里拿着木桨,不停地敲打着船舷,非常悲壮地说:“父老乡亲们,我们一定要收复中原。如果无法实现这个目标,下次回来的时候,我必将投入江中。”听到祖逖的慷慨陈辞,出征的将士们都非常激动,每一个人都充满了斗志。他们回答说:“我们愿追随将军,就算身首异处也在所不辞。”
 
祖逖带领着手下人马,成功地渡过了长江,在淮阴驻扎下来。之后,他开始招兵买马,铸造兵器,开展军事训练。当地的百姓都非常支持他。没过多久,祖逖就招募到一支两千人的队伍。经过一系列精心准备之后,他正式开始率领将士们北伐。
 
祖逖率领部队不断向前挺进,沿途的百姓热烈地拥护他们,支持他们。祖逖率领部队打了几个大胜仗,数万敌寇被消灭,黄河以南的很多土地被夺回。
 
当时长江以北的很多地区,存在着很多地主豪强的武装,这些地主豪强设立坞堡,割据一方。他们有的割据自守,有的联胡反晋,有的与晋朝一起反对胡人,彼此之间为了争夺地盘,经常展开激烈的斗争。祖逖认为,如果把这些人拉拢过来,让他们与自己一起北伐,那么北伐的力量将会得到壮大。为此,他把那些地主请到自己的军营里,对他们说:“现在胡人侵略我们的领土,国家处于生死存亡之际。如果我们不停地进行内斗,那么无异于民族的罪人。为了一起把胡人赶出我们的国土,我们应该联合起来,为国效力。这才是英雄豪杰应该做的事。”祖逖的一席话说得那些人深受感动,因此便捐弃前嫌,一起支持祖逖北伐。祖逖得到他们的支持后,威望越来越高,部队人数也越来越多,几乎每次打仗都能取胜。
 
公元319年,蓬陂(今河南开封附近)坞堡主陈川与入侵的后赵国主石勒的手下桃豹相勾结,组织五万精兵,企图阻止祖逖的军队向北挺进。双方在蓬陂展开了决战。两军交战四十多天仍然未分胜负,双方的军粮都不足以继续支撑下去。在这个危急时刻,祖逖想出来一个非常好的计策。他派一千多兵士兵,扛着装满泥土的布袋送到晋军大营。之后,他又派几个士兵扛着几袋大米,故意停在半路上休息。桃豹在军营里看到那几个士兵后,立即派人出去抢米。那几个运米的士兵看到敌军后,丢下米袋就逃走了。桃豹的士兵已经饿了好几天,看到米后都非常激动,在米还没有煮熟的时候就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。桃豹将晋军运到军营的泥土当成了大米,想到晋军有着充足的粮食,而自己面临着断粮的危机,心里非常不舒服。于是,他派士兵去向石勒要粮。石勒收到消息后,立即下令接济桃豹。祖逖料到石勒会这样做,就在路上设下埋伏,抢了后赵的粮食。桃豹的部队没有粮食,再也无法继续支持下去,便率领部队连夜逃走了。祖逖乘胜追击,收复了几座被敌人占领的城池。此后几年,祖逖又率领部队打败后赵军队,把敌人赶出了黄河以南地区。
 

武士俑 东晋
魏晋时期的戎服主要是袍和裤褶服。褶短至两胯,紧身小袖,交领。裤为大口裤,东晋的比西晋的裤腿更大,如今天的女裙裤,上俭下丰,是当时军服的一大特点。
 
祖逖虽然是军事统帅,但是他在作战过程中往往能够身先士卒,奋勇当先。北伐军在他的率领下,作战都非常英勇。此外,这支军队军纪严明,还经常帮助家园被毁的百姓耕作,使得百姓非常爱戴这支部队。
 
正当祖逖厉兵秣马,准备继续进军,收复整个中原的时候,司马睿却妒贤嫉能,害怕祖逖势力过太,不受自己控制,便想出了牵制祖逖的办法。司马睿派自己的亲信戴渊管理北方六州的军事,剥夺了祖逖手中的军权。祖逖为国家尽心尽力,却换来这样的结局,心里很不痛快。不久后,好友刘琨被朝廷害死的消息传来。祖逖心情抑郁,再加上劳累过度,终于病倒了。在病中,他仍然没有忘记黄河沿岸的防务,为了防止石勒派人袭击,他还亲自派人去修筑工事。
 
公元321年,壮志未酬的祖逖抑郁而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