党锢之祸

汉桓帝时期,社会动荡不安,朝廷腐败,宦官和外戚两股势力争斗不休,最终给东汉王朝带来了灭亡。
 
宦官当道,文武百官自然也不会尽心尽力为国家出力,很多人都想方设法巴结宦官,希望能得到一官半职。正直的太学生和各郡县学生气愤不已,他们满怀报国之志,却被腐坏的社会风气阻挡在外,学生们为了发泄心中的不满,向统治者抗议,要求改革国家政治,一些正义的官员也加入学生抗议的行列中。这些人对国家政策和皇帝执政能力提出质疑,要求朝廷罢免贪官污吏,废除宦官职权,重用清廉之士。
 
早在汉顺帝时期,就有一些人反对外戚和宦官专权,但这些有志之士的力量不足以影响到全国。在顺帝之前,也有不少忠良劝谏皇帝削弱外戚势力,可惜皇帝没有采纳他们的意见。到桓帝登基后,大将军梁冀肆意玩弄政权,引起诸多百姓和官员的不满,就在那个时候,很多太学生和官员开始投入到反对外戚和宦官的阵营中来。
 
眼看东汉王朝就要毁在宦官手里,太尉陈蕃、司空刘茂急得不得了,两个人一同写了奏折呈给汉桓帝,希望桓帝能制止宦官胡作非为,不准他们干涉朝政。可是桓帝压根就不听陈蕃和刘茂的话,把他们痛骂一顿赶了出去,刘茂吓得不敢再上书,陈蕃不畏强权,再三请求桓帝以国家大局为重,还例举了前朝申屠嘉、董宣两人的事迹,希望桓帝能够赦免被关押在监狱的正直官员。桓帝仍然对陈蕃的话不理不睬,可是陈蕃上书的事情已经传便了宫廷,宦官得知后恨得咬牙切齿,碍着陈蕃是重要功臣,他们心里有些畏惧,便把害人之心转到其他小官员身上,一时间朝廷大臣叫苦不迭。
 
郡县官员和老百姓对朝廷的所作所为失望透了,大家一致为受害官员申冤,谴责宦官的恶劣行为,要求皇帝收回宦官手中的权力。令人想不到的是,宦官们气势汹汹地罢免了抗议队列中的官员,还指使军队打压老百姓。成瑨、刘质等人被关进牢里,绝大多数都被迫害而死,只有小部分人逃了出来。
 
有一个术士名叫张成,仗着自己和宦官的关系,纵容儿子在外面杀人。河南县尹李膺把张成的儿子抓捕归案,本来应该判处死刑,可案子还没结束,朝廷大赦天下的诏令就颁布了。张成嚣张地大声喊着:“这下看谁还敢杀我儿子!”李膺气得火冒三丈,称张成的儿子是故意犯罪,想借大赦逃脱惩罚,更应该处死他。之后也不管别人劝阻,亲自带着张成的儿子来到刑场,看着刽子手砍下犯人的脑袋。
 
这一下可不得了了,张成跑到宫里大哭大闹,宦官为了给他出气,找了很多莫须有的罪名安在李膺头上,最后李膺也被抓进了监狱。愤怒的百姓和官员再也坐不住,开始组织声势浩大的示威活动,从这之后,宦官和大臣的激烈斗争开始了。
 
宦官把那些反对自己的官员称为“党人”,汉桓帝下旨全国范围内羁押党人,对他们严刑拷打。一时之间,朝廷官员躲的躲,跑的跑,可还是被宦官抓去了不少。陈蕃知道这些党人都是忠臣良士,在国家和百姓之间有一定的声望,如果他们被捕的话,民间的怒气肯定更加严重。他又一次劝谏汉桓帝不该轻易听信宦官的谗言,桓帝早就看他不顺眼,这次桓帝干脆免去了陈蕃的官职,还把司空刘茂的官职也免了,陈蕃和刘茂只好无奈地回了家。
 
桓帝的皇后是窦武的女儿,窦武也看不惯桓帝的做法,加上党人在狱中表现出来的正直气节,令几个审判宦官感动不己。窦武便请求恒帝对党人网开一面,那几个宦官也不再对党人动用大刑,而是尽可能地照顾他们。
 
李膺恨透了赵津、侯览那些宦官,为了报复他们,他在受审时故意把宦官的亲信说成是自己的亲信,赵津等人听了后都慌了神,害怕李膺的供词会牵连自己,只好向桓帝建议大赦天下,把党人放出来,桓帝依言而行。公元167年,东汉大赦天下,党人出狱,虽然得到了自由,却被桓帝下令禁止当官,只能生活在乡野之中。这就是第一次党锢之祸。
 
公元168年,汉灵帝登基。这一年,天文上出现了异象,这是件很重大的事情,人们都认为天文异象预示着国家将有不好的事情发生,大家一致把矛头对准了宦官。窦武等大臣聚在一起,打算趁这个机会把宦官一网打尽。
 
正在他们秘密策划的时候,不知道是谁走路了风声,宦官提前得知了窦武等人的计划,先一步发起攻势。他们逼迫窦太后和汉灵帝把玺印都交出来,然后用皇帝的名义抓捕窦武、陈蕃众位大臣。官员们奋死抵抗,混战中,陈蕃不幸被杀,窦武被俘,最后也被杀害。党人全部被囚禁在狱中,陈蕃的儿子被朱震送往甘陵藏了起来,窦武的孙子则被胡腾和张敞藏在零陵。
 
公元176年,永昌太守曹鸾为党人请命,被汉灵帝处以死刑,随后灵帝把党人的亲友和门生都抓进了监狱,还关押了很多无辜的族人。
 
公元184年,东汉爆发了黄巾起义,汉灵帝内忧外患,怕黄巾军打进洛阳,又怕党人余孽和黄巾军勾结,他想了很久,终于决定把党人的亲友门生释放出来。公元189年,汉灵帝去世,汉少帝即位,凉州刺史董卓重兵在握,逼迫少帝退位,另立汉献帝。随后董卓给全国下诏,为屈死的陈蕃、窦武等党人平冤,党锢之乱才正式平息。
 
在宦官只手遮天、胡作非为的情况下,忠臣良士不顾自身安危,和宦官势力作斗争,竭力维护国家稳定。他们的行为激励着后世正直之士,在他们面对强权的时候,给予他们信心和力量,顽强抵抗,誓死不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