班超投笔从戎

班固和班昭为撰写《汉书》作出了很多贡献,班超同样也有一番丰功伟绩。
 
哥哥班固被汉明帝封为校书郎后,班超就和母亲在洛阳住下了。班固虽然是兰台令史,其实工资并不高,为了补贴家用,班超从官府里找了些抄写书稿的工作来谋生,这份工作不但乏味,还要求不能出一点儿错,班超每天都累得半死。有时候他会在抄书过程中突然把笔一丢,大声说着:“好男儿志在四方,怎么能困在屋子里写书呢?”可惜班超当时没有官职,很多人听到他的感叹后都嘲笑他,班超不服气地说:“将来我要带兵打仗,驰骋沙场。”
 
自汉武帝以来,中原和西域各国的来往十分频繁,汉宣帝还设置了西域都护,保护西域各国的安危。可是王莽执政后撤了西域各国的王号,导致西域各国和中原关系恶化,随后王莽派人上任西域都护,没想到被西域之人所杀,从那之后,西域再也没和中原来往。这样一来,匈奴就有机可乘,他们开始大肆进攻西域各国。
 
公元38年,莎车和鄯善派使臣来洛阳给光武帝朝贡,并请求他给西域派遣军队,当时刘秀正忙着消灭地方割据势力,没有多余时间和军队去管理西域,莎车和鄯善使臣只好失望而回。公元45年,西域十六国的国王都把自己的儿子派遣到洛阳,随侍在光武帝左右,希望光武帝能答应他们派兵保护西域,刘秀还是拒绝了。西域各国没有办法,为了保护自己的国家,国与国之间发生了战争,匈奴也参与进来,并逐步控制了西域各国,实力得到巨大的增长。强大后的匈奴开始入侵中原,三番五次偷袭河西各郡县,令边境官员苦恼不已。
 
公元73年,光武帝终于派奉车都尉窦固去打击匈奴,班超当时是军中的代理司马。这是班超弃笔从戎的第一步。在军中,班超没有埋头写写画画,而是发挥了他的带兵才能,打了不少胜仗。
 
他先是率兵经过伊吾(今新疆自治区哈密)来到蒲类海(今新疆自治区巴里昆湖),在这里和敌人大战一场,杀死很多敌人,还擒回很多俘虏。窦固见他有天生的军事才能,便派他和从事官郭恂一起带着几十名士兵出使西域。
 
班超首先来到鄯善(今新疆自治区罗布泊西南),对鄯善王表示慰问,还送了很多礼物给他。鄯善王一开始很热情地接待班超一行人,到了后来,态度渐渐变得冰冷,班超想了想,觉得这其中肯定发生了很重要的事情。能让鄯善王对汉朝使者改变态度,肯定和匈奴有关。于是班超把伺候他们的鄯善侍从抓起来,装作已经知道匈奴来人的样子,逼问他匈奴使者住在哪里。侍从大吃一惊,唯唯诺诺不敢说,班超步步紧逼,侍从只好把匈奴使者的住处告诉了班超。晚上,班超把全部士兵都召集起来喝酒吃饭,趁着酒意,班超激动地对大家说:“我们这些人来到西域,当然想立下功绩,令家门荣耀;如今匈奴使者已经来了几天,鄯善王想把我们送给匈奴示好,落到他们手里肯定不会有好结果,大家说该怎么办?”众人齐声说一切听从班超安排。班超等的就是这句话,他对大家说:“不入虎穴焉得虎子,现在我们只有先发制人,趁着天黑用火攻,把匈奴人一网打尽,到时候鄯善王对我们刮目相看,谅他也不敢不和汉朝交好。”
 
部下一致同意班超的做法。天黑之后,大家拿着武器一路直奔匈奴人的住处。班超把士兵分为三组,一组人带着大鼓潜伏在匈奴人驻地后面,一组人拿着弓箭刀枪埋伏在营地大门两边,还有一组人则跟着班超去营地周围放火。安排妥当后,班超和士兵们点燃火把,丢进匈奴人的住处,接着便是震耳欲聋的鼓声响起,匈奴人被浓烟和鼓声吓得慌不择路,想从大门逃生的人都被乱箭和刀枪杀死,班超也亲手斩杀三个匈奴人,剩下的全部被火烧死了。
 
鄯善王得知班超杀死了匈奴使者,吓得不知该说些什么,班超好言好语地劝慰他,要他归附汉朝。鄯善王痛快地答应了,还把自己的儿子派到汉朝去做人质。
 
班超勇杀匈奴人的事情传到了洛阳,汉明帝对他的勇猛和足智多谋很是赞叹,便命他继续出使其他西域国家。这一次,班超来到于阗(今新疆自治区和田)。于阗王前不久才把莎车(今新疆自治区莎车)攻占下来,因此自视甚高。班超来了之后,听到消息说这儿也有匈奴使者,加上于阗王冷淡的态度,班超心里很是恼火。于阗国信奉巫蛊之术,朝廷里有一位专门伺候国王的巫师。这位巫师在于阗王耳边说班超和汉朝的坏话,并唆使于阗王把班超从中原骑来的马要过来。于阗王听信了巫师的话,问班超要那匹马,班超想也没想就答应了,但是他要求巫师亲自来拿。等巫师来了之后,班超就命令左右两边的人把他摁住,然后抽出佩剑砍下了巫师的头。随后班超把巫师的头颅献给于阗王,还和他说了很多晓以利害的话。于阗王慌了神,他想起班超在鄯善国的时候杀死了匈奴使者,心里不由得对他产生了敬畏之情。于是于阗王命人杀死了留在国内的匈奴人,并表示永远归附汉朝。
 
这以后,班超的名字在西域各国如雷贯耳,说服于阗国后,班超又来到了疏勒国。此时的疏勒国已经被龟兹国占领了。龟兹国仗着有匈奴撑腰,杀死了疏勒国的老国王,从自己国家找了一个叫兜题的人立为疏勒国的国王。班超秘密来到疏勒国,先是派人去招降兜题,可是兜题一点儿也不合作,还准备杀死班超的手下,结果被抓到班超面前。班超找来疏勒国的大臣们,他们可都是正宗的疏勒人,恨透了龟兹国。班超便从这点入手,终于让他们和自己结为同盟,之后,大臣们宣布废掉兜题的王位,让前任疏勒国王的侄子当了国王。新国王上任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宣布和汉朝交好,而且他还听从了班超的请求,没有杀死兜题,对外宣布汉朝的威德。
 
公元75年,汉明帝驾崩,举国哀悼。焉耆国(今新疆自治区焉耆)趁机起兵,杀死了西域都护陈睦。班超所在的疏勒国也遭到了龟兹国和姑墨国(今新疆自治区温宿、阿克苏一带)的进攻,幸好班超和疏勒国顽强抵抗,才没有让敌人得逞。汉章帝即位后,朝廷怕班超一个人在西域会遭遇不测,便下旨召他回来。听到这个消息后,疏勒国和于阗国的臣民惊恐不已,害怕匈奴会在班超走后再次入侵。班超心里也不愿意回朝,他还有更伟大的志向等着实现,于是他留在疏勒国继续率兵抵抗姑墨国的进攻。汉章帝为他的气节所感动,派了一万人马前去帮助班超,经过一番苦战,姑墨军队被打败了。
 
后面几年,班超又参与了镇压莎车的战争,取得完胜,令莎车归附汉朝。从此以后,班超在西域的名望越来越大。在平定西域各国的过程中,班超还给汉章帝上书,提出了“以夷制夷”的策略,得到了汉章帝的认同。
 
班超一直在西域待了三十一年,平定了一次次西域战乱,粉碎了匈奴的阴谋,保证了汉王朝的兴盛和安定,同时也促进了西域和中原的来往,让汉朝和西域各国的经济文化得到发展,也为世界人民的友好往来做出了重大贡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