刘秀建立东汉

昆阳之战后,王莽在长安南郊举行哭天大典,没过多久,绿林军就开始进攻长安城,王莽和一千多随从仓皇逃跑,来到了渐台。曾和绿林军对峙昆阳的王邑没有和王莽一起逃跑,他率领大军防守在城墙上,抵抗着绿林军一次次进攻。然而王莽军士兵在绿林军的猛烈攻势下渐渐败下阵来,几乎全部死光了,看到如此情景,王邑只好带着残兵逃到渐台和王莽等人会合。王莽一行人在渐台担惊受怕,又想不出什么好办法缓解危机,为了自保,有些人便有了独自寻找生路的想法。王邑的儿子和侍中王睦偷偷商量着逃跑,两个人刚把身上的官府脱下来,就被王邑看到了。王邑把他们二人痛骂一顿,接着命令儿子穿好衣服,带着他来到王莽身边,寸步不离地守着王莽。
 
再说绿林军占领了长安,得知王莽和一些王公大臣躲在渐台,便马不停蹄朝渐台奔去。到了渐台后,绿林军四处追杀王莽的随从,最后一千多人全部被杀死,王莽和保护他的王邑父子也被杀死。至此,王莽建立的新朝灭亡。
 
虽然新朝不复存在,但是河北的各个郡县并没有积极地归顺更始帝刘玄。当时全国还有很多自立的政权,山东赤眉军的规模发展得越来越大,河北当地还有铜马、尤来、隗嚣和公孙述等割据势力,更始帝的地位并不是不可动摇的。因此,刘玄打算派人去河北招安,让各种势力归顺自己。然而该派谁去呢?刘玄想来想去,想到了刘秀。虽然刘秀的哥哥刘縯企图造反,但刘秀并没有和哥哥联合,也没有在哥哥死后表现出怨恨。刘秀的实力有目共睹,招安河北也只有刘秀能够办到,然而大司马朱鲔和李轶强烈反对这件事情,他们认为刘秀的能力已经超过了绿林军里的其他将领,如果再让他立下功绩的话,总有一天会和他的哥哥刘縯一样造反。刘玄听了这话犹豫了,朱鲔和李轶的话不无道理,可是除了刘秀,还能有谁办好招安河北这件事呢?造反固然是件严重的事,不过放任地方势力发展也是件危险的事情。刘秀知道刘玄心里在想些什么,为了能去河北,刘秀极力巴结当时的左丞相曹竟,通过曹竟在刘玄面前给自己美言,并信誓旦旦保证永远忠心于更始帝。刘玄被刘秀的忠诚感动了,公元23年十月,刘玄封刘秀为破虏将军兼大司马,去河北笼络地方势力。
 
为了防止刘秀背叛自己,刘玄没有给他配备军队和粮食,只有一辆简朴的马车载着他来到了河北。然而刘玄很快就会知道,派遣刘秀去河北是一个错误的决定,就好像放虎归山,给自己带来无穷的隐患。
 
刘秀来到河北后,遇见了好朋友邓禹,邓禹劝他自立为王,并预言更始政权不会长久。其实刘秀早有了自立为王的想法,现在连朋友也劝自己离开更始政权,他越发肯定了心中的想法。可是没过多久,河北地方势力的强大就让刘秀急得不知该怎么办。更始帝没有给刘秀分配一兵一卒,他无法和强兵在手的地方势力谈判,更不要说去镇压他们。刘秀绝望得想逃回长安,不过多亏了上谷郡和渔阳郡的支持,他才得以攻占邯郸,并且招兵买马,收服降兵,最终在河北取得一席之地。
 
刘玄还不知道刘秀的势力已经大为扩张,依然生活在声色犬马之中。他把都城从洛阳迁回长安,然后大肆在朝中启用自己的亲信,封赏自家人,杀死绿林军的众多首领,对那些劝谏自己或者反对自己的大臣也统统处死。刘玄整日莺歌燕舞,放任皇后的父亲赵萌掌管朝政。百姓和大臣在私底下都称呼刘玄为秦二世。很多有志之士不愿意为刘玄效命,一些人跑到深山野林中隐居起来,另一些人加入了赤眉军,还有一些人则投靠了刘秀。
 
公元24年,赤眉军首领在弘农(今河南灵宝)拥立十五岁的刘盆子为皇帝,并且率军北上攻打长安,更始帝刘玄措手不及,慌忙下令军队应战。这个时候,刘秀也在河北公开和更始政权对立。刘玄腹背受敌,走投无路,只好在公元25年九月向赤眉军投降,没过多久就被赤眉军将领下令处死。
 
赤眉军占领了长安,但他们烧杀抢掠,令百姓非常厌恶,地主豪强也不愿意和他们来往。赤眉军得不到人心,无奈之下只有重新回到山东去,刘秀见机在半路上设下埋伏,几次交锋之后,赤眉军全军覆没,长达十年的绿林赤眉起义就此结束。
 
公元25年六月,刘秀在鄗县(今河北柏乡)举行登基大典,重建汉朝政权,定都洛阳,史称东汉,刘秀就是汉光武帝。
 
东汉建立之后,刘秀调集大批军队镇压余下的割据势力,终于在公元36年完成了一统江山的大业。汉光武帝刘秀在位期间十分注重与民休息,颁布了一系列利国利民的政策;对于匈奴和其他少数民族,则采取恩威并施的政策。在汉光武帝的统治之下,社会经济得到了恢复和发展,百姓生活水平有所提高,边疆不再遭受战乱之苦,后世皇帝遵循汉光武帝的治国政策,经过几十年的发展和壮大,使东汉达到鼎盛时期,史称“光武中兴”。